近日,统信软件总经理刘闻欢与《中国电子报》副总编赵晨就数字经济与中国操作系统发展、桌面操作系统根社区建设、CentOS停服应对等热点话题展开深度对话,为中国基础软件发展提供更多创新思路。

统信软件总经理、深度社区创始人刘闻欢

操作系统是数字经济发展的重要底座

赵晨:当前,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已超45万亿元,总量位居全球第二。近日,国务院同意建立由国家发展改革委牵头的数字经济发展部际联席会议制度,旨在加强统筹协调,不断做强做优做大我国数字经济。对此,您怎么看?中国大力支持数字经济发展,对本土企业,尤其是本土软件企业而言,提供了哪些重要机会?

刘闻欢:数字经济与信息技术息息相关。没有信息技术的发展,其实就没有现在的数字经济。国家从政策层面大力支持数字经济的发展,一方面,让整个信息产业的规模、体量得到了显著提升,比如推动了那些尚未进行数字化改造的行业加大对信息技术的应用力度;另一方面,为本土信息技术企业提供了更为广阔的市场空间,这对于软硬件企业而言,都是一个重要的利好消息。

数字经济的承载平台是信息技术,而信息技术的核心底座正是基础软件,尤其是操作系统。操作系统向上对接软件,向下链接硬件,会对整个数字经济生态产生巨大影响。从这个角度来看,像统信软件这样专注于操作系统基础软件的企业将在数字经济时代迎来重大发展机遇,但同时也肩负着前所未有的重任。

赵晨:操作系统是基础软件的核心组成部分,安全性问题不容忽视,尤其面对纷繁复杂的网络安全形势,基础软件的安全性问题一再被强调,对此,统信软件有什么好的应对方法或者建议?

刘闻欢:伴随基础软件的大规模应用,安全的重要性越来越高,需要处于整个生态系统中的企业一起来保障。

统信软件针对安全方面的投入还是非常大的,一方面我们设立了专门的安全团队,保障自研产品的安全;另一方面,我们还在联合生态伙伴进行安全建设。此外,我们还与清华、北航等高校以及一些研究机构共同成立了联合实验室,用来保障自研操作系统的安全性。

与此同时,我们发布了“UOS主动安全防护计划(UAPP)”,推动建立安全联盟,携手国内安全厂商基于UOS操作系统平台在反病毒、漏洞信息共享、补丁发布验证机制、操作系统安全性提升、USKI安全接口规范标准、安全应用持续兼容等方面开展探讨研究,以满足用户对系统安全、网络安全的深层次需求。目前,安恒信息、北信源、360、绿盟科技、天融信、安天、知道创宇、亚信安全、奇安信、启明星辰、瑞星等国内知名安全厂商皆已加入。

赵晨:在技术创新与突破方面,基础软件如何与5G、边缘计算、AI等新一代信息技术融合发展,将带来哪些新机会?本土软件厂商面临哪些新的机会?如何提升核心竞争力?

刘闻欢:首先,我们现阶段正在做的基础工作是“填坑补课”,要推动本土基础软件产品加快从“可用”走向“好用”的步伐;其次,要“瞻前顾后”,就是要往前看,积极学习AI、云计算这些前沿的技术,同时要考虑“向后”的兼容性,要为生态链上的合作伙伴提供支撑,通过分工协作减少重复投入,降本增效。现阶段我们更多的是要做好“底座”和“支撑”工作。

本土操作系统正从“可用”向“好用”过渡

赵晨:在“软件定义一切”的时代,我国大力发展基础软件,新产品、新技术不断涌现,成为众多关键基础设施的底座支撑。目前中国基础软件整体发展现状如何?是否已经从“可用”走入“好用”的阶段?市场接受度如何?

刘闻欢:2002年之前,中国基础软件主要解决的是“从没有到有”的问题,基本实现普遍化。从2002年之后的20年间,无论从市场机会还是企业产品能力,抑或是与云计算、数据库等新兴技术的融合发展来看,基础软件蓬勃发展,进入了“可用”阶段。目前,整个产业正在从“可用”向“好用”阶段过渡,在某些细分领域已经达到了“好用”的程度,甚至部分基础软件已经走到了领先的位置。

对于本土操作系统而言,我们正处于从“可用”向“好用”过渡的中间状态。以统信软件为例,根据我们内部调研统计的数据,用户日常使用率达到了70%~80%的比例。这个数据意味着,我们的基础软件产品在某些领域已经能够解决用户面临的实际问题,真正得到了用户的认可。我认为至少在操作系统领域,我们与国际顶尖厂商之间的差距已经从曾经的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缩减到了3年到5年的距离。也就是说,在未来3~5年内,中国操作系统有机会达到国际主流操作系统的水平。

“好用”没法用客观指标来衡量,只能用主观指标来衡量,即用户使用度和用户推荐度。“用户使用度”指的是用户日常使用比例,初期可能只有10%左右,现在有一些已经提升到70%至80%了,这说明大家觉得本土基础软件产品能力或者说好用程度正在提高;“用户推荐度”也是我们高度关注的一个指标,用户能够将产品推荐给别人,这足以证明产品已经达到了预期,具备市场竞争优势。

赵晨:统信软件是专注于做本土操作系统的企业,现已成为国内首个突破50万生态适配的操作系统厂商,请问统信软件生态建设的秘诀是什么?相较于其他厂商,统信软件的差异化优势体现在哪些方面?

刘闻欢:生态建设主要依赖于累积效应,像微软就是基于二三十年的积累与沉淀才有了现在这样规模的生态体系,而生态建设最难的环节就是从零起步。统信软件是国内首个突破50万生态适配的操作系统厂商,但这样的生态体量与国际领先厂商相比差距还是比较大的。不过,受益于大环境的影响,我们的生态发展得很快,增长速度还在不断提升。

对于本土厂商而言,我认为生态建设首先要有市场,厂商与客户之间要形成互惠互利的合作模式,这样才能在不断积累的过程中迅速成长;其次,产品能力要过硬,要努力让我们自研的基础软件产品真正从“可用”向“好用”的方向发展;最后,要提供便捷的迁移工具、技术、服务,让更多合作伙伴能够很方便地加入你的生态圈。在这方面,统信软件摸索出了一整套生态建设方法及配套的技术手段和标准,所以我们走的比别人更快一些。

赵晨:统信软件操作系统目前主要落地在哪些行业?可否分享1~2个具体案例?

刘闻欢:统信软件在很多重点行业都有落地,比如金融行业,统信软件已经和包括工商银行、建设银行等在内的50多家金融机构合作,在北京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等多个大型国有重点金融单位的业务终端、办公终端等实现多维度覆盖。

目前,统信软件的操作系统在金融领域已有数万套的部署规模,日常使用率很高。另外,在运营商领域,我们已为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中国移动做了产品测试与验证,将在两年到三年内完成部署。下一步,统信软件将继续遵循国家政策的指引,优先对金融、运营商、能源三大重点行业进行深耕,同时还将拓展交通、医疗、教育等领域。

开源让中国基础软件走向世界

赵晨:此前统信“deepin”宣布“打造立足中国、面向全球的开源桌面系统根社区,可否介绍一下您做根社区的初衷?在国际市场的竞争力如何?

刘闻欢:无论是对于发展到现阶段的本土操作系统厂商而言,还是对于发展到现阶段的信息技术而言,建立开源桌面系统根社区已经成为一个必然趋势与选择。这不是单纯关乎信息安全的问题,从本质上讲是关于信息产业发展权的问题。成为开源桌面系统根社区的建立者,其实就能从上游把握产品未来的走向,从而掌握这个行业的话语权。如果总是在下游扮演跟随者的角色,长期以往就会受限于所谓的“主干”。所以我们希望在开源这片土壤中,从头建立一个新的“主干”,而不是生长在别人的“主干”之上。

我们总共花了7年时间,从2008年到2014年,完成了在“主干”的“分支”上的前期能力积累,2014年之后才逐渐生长到“主干”上来。直到今天,我们才在开源的“土壤”上重新建立一个自己的“根”,打造一个新的“主干”。在国际化、全球化方面,我们希望这个根社区不仅仅扎根于中国,还要在未来延伸到中国以外的地方,覆盖更多海外用户,这个过程可能至少需要5~7年的时间。

基础软件的开源太重要了,如果封闭地去做基础软件,很难获得别人的了解和信任,难以得到快速成长。只有遵循开源原则,中国基础软件才有机会走向全球。

赵晨:随着2021年12月31日CentOS 8正式停止维护,CentOS 7也将于2024年停止服务,这标志着开源社区版CentOS系统生命周期即将全部结束。CentOS停服给行业客户带来哪些影响?统信作为操作系统厂商,针对CentOS停服事件有具体的应对方案吗?

刘闻欢:这个事件确实给行业带来了很大影响,也让大家更加意识到,信息基础设施还是要建立在自己的软硬件平台上才会安全可信。国内大量的服务器及云平台基于CentOS开发和适配,已经在政府、金融、电信、能源、交通等行业被大量使用,CentOS停服后将无法得到官方的系统升级和补丁安装支持,一旦出现新的安全漏洞并被黑客利用,将带来宕机、服务中断、数据泄露等风险,这对用户信息化安全带来重大挑战。

统信软件针对CentOS停服为行业客户提供包含系统迁移与安全接管在内的方案,研发了系统迁移工具“统信有易”,可以帮助客户在保持原有硬件、应用环境不变的情况下平滑完成CentOS迁移替换工作,降低了客户系统迁移成本。目前,统信软件的方案已经在电信、金融、邮政等关键领域得到广泛应用,也获得了客户的认可。

(本文转载自【中国电子报】微信公众号)